好看的小说

免费章节剧情介绍

诡剪阴衣

想起昨夜来船篷里托我帮忙的男鬼,我对师父说道:“师父昨夜爬进船篷的男鬼让我去城北街51号帮他给他家里人捎信,说他的尸体卡在了江底的石洞里了,让他家里人打捞起来把他安葬了。”

“城北街51号?那是池家啊,他们家就剩下一个老母亲了,还有一个儿子在省城里上大学,那个老母亲好像还是个瞎子。”师父说道。

“瞎子?那我也得帮那个男鬼把话带到他家,让他母亲知道他的下落啊。”我对师父说道。

“你初来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还是我去吧,我会帮你把话带到的。”师父看着我说道。

忽然觉得师父好奇怪,大半夜的让我渡江送死人的衣服他都不担心,大白天的我要去找个瞎子捎话,他却不让我去了。

师父说完就出门了,我独自坐在铺子里面,看着裁缝桌上的工具发呆,忽然听见背后有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又没见人影了。

只听见灶房里面有声响,我走到了灶房门口,看见一个穿着花棉袄扎着大麻花辫的女孩弯着腰在洗碗。

“你是若翎姐姐?”我站在灶房门口轻声问道。

女孩没有搭理我,我才想起来,师父说若翎是哑女,我想起若翎怕生人,就不敢多说话打扰她,自己回到了裁缝铺里面,打量着铺子里面货架上陈列的布匹,走到神龛前,瞻仰着那匹被供奉起来的红绸。

一夜未眠,我坐在椅子上,背靠着椅背,看着红绸前香雾缭绕,忽然恍惚迷离的睡着了,进入了一个奇怪梦境里。

我梦见自己翻山越岭去寻找一样东西,最后从山崖上跌落,昏睡在一片灌木丛里,有一个路过的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男子在山崖上绑了一根绳子,顺着绳子爬到了我身边,将绳子捆在我腰间把昏迷中的我一点一点拉上了悬崖。

而当我再次找到他的时候,好像又变换了新天地,他变成了汉族人家的儿子,我从他家门前走过,他父亲不让他出来找我,我默默地离开了,走了很远,忽然听见他在我背后喊我,我含着泪缓缓地回头……

“丫头,醒醒!困了就上楼去睡,若翎昨晚特地给你收拾出了一间干净的房间,你上楼左拐到尽头的那个房间就是你的房间了。”师父回来了,喊醒了我。

好可惜,在梦里没来得及看见那个人的脸,就醒了过来,我揉了揉眼睛,看着师父问道:“话带到了吗,师父?”

“你确定你没有记错吗?我去城北街51号池家了,他们家人都在,没有人失踪。”师父看着我问道。

“不可能记错,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淹死的男鬼说是城北街51号,他穿着灰色的中山装,五官清秀,短发,鼻子很大,双眼有神……”我清晰地描述着,对师父说道。

“你一定是记错了,他们家有一个盲眼的老母亲,一个在省城上大学的儿子,最近才回来,人长得很精神,鼻子是很大,人说话也很客气,他们家根本没有什么人失踪,更不可能有人在江里淹死。”师父瞪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好像是在敲醒我昨夜在船篷里面经历的噩梦。

我还是不敢相信师父的话,我明明记得很清楚,我疑惑地问道:“你确定那个‘大鼻子’是活人吗?”

师父不耐烦了,吼道:“你说的什么话?!我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连人和鬼都分不清吗?!”

“嘭!”灶房传来瓷碗摔碎的声音,师父脸上的怒气突然就凝滞住了,他收了收嗓子,低声说道:“你别惹我发火啊,一下**到若翎了,你就跪在神龛前,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小丫头不要话多,多跟我学点手艺。”

“章佳爷爷,你把买的菜落在我家了!”突然门口走进了一个大鼻子穿着校服模样的衣服的年轻小伙走了进来,声音洪亮的喊道。

看见了“大鼻子”的脸,我吓得躲到了师父身后,他跟昨夜从船底爬上船篷里面的那个男鬼长得一模一样!

“鬼,鬼,鬼!”我躲在师父身后哆嗦着喊道。

“什么?怎么会有鬼?”那个“大鼻子”把装着菜的袋子递给了师父,看着躲在师父身后的我问道。

我背对着他,不敢说话了。

“没有,这丫头走夜路被吓着了,说胡话呢,谢谢如绪啊,麻烦你了,让你特地跑一趟!”师父赶紧解释道。

“这丫头的脸看上去很严重啊,得赶快治啊,要不然感染严重了会要了他性命的。”那个“大鼻子”说着就走到了跟前,看着我的脸,对师父说道。

“嘭!”地一声,灶房的门忽然被关上了,师父看了看被关上的灶房的门,对“大鼻子”说道:“不知道这丫头的脸还有得治没,怕是伤好了也会留疤。”

“章佳爷爷信我的话,就让我帮她看看,我在省城医科大上学,那里有国内顶级的外科医师,我可以带她去看医生……”说着,“大鼻子”用一只手抬起了我的下巴。

“我,我不去!”我紧张地推开了“大鼻子”的手,拒绝道。虽然他的手是暖的,可是他留给我的印象还是那个从船底爬进船篷里面的那个湿漉漉冷冰冰的野鬼。

“不好意思啊,如绪,这丫头估计是被吓坏了,你还是先回去吧。”师父也委婉地拒绝道。

“你们要相信科学,知识能够改变命运。”那个“大鼻子”抬头挺胸地说道,说完就出门了。我看见了他说话的时候,嘴里冒出的白雾,还有出门时走到门口投下的身影,原来他真的不是鬼!

师父把菜提到了灶房门口,敲了敲门,门内伸出了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接过了师父手里的菜,很快门又关上了。

“楚瑅,过来,师父教你熟悉这些工具。”师父走到裁缝桌前叫我道。

我走上前,师父指着裁缝桌上的工具说道:“红色的工具,包括剪刀全部是用来裁剪活人衣服的,所有白色的工具全部是用来做寿衣的,卷芯是红色的线球是缝制活人衣服的,卷芯是白色的线球是用来缝制死人衣服的,你要记清楚了,别犯了忌讳。”

“犯了忌讳会怎样?”我问道。

“犯了忌讳会害死人!”师父瞪着我说道。

“这么严重啊!那我一定要牢牢记住了!”我低着头看着桌子上的工具说道。

“你的脸疼吗?”师父低声问道。

“疼啊!好疼,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我低声答道。

“你还挺皮实啊,能习惯疼!刚才为什么不答应那个叫池如绪的年轻小伙,他可是学医的,说不定能带你去省城把脸治好。”师父看着我的脸问道。

“我不去省城!”**脆利落地答道。

师父沉默了,看着我齐腰的头发问道:“你是从省城逃到这里来的吧?”

我没有回答师父,只是看着桌子上的工具,心里默默记着它们各自的区别和用途。

“你上楼去休息一下吧,昨天夜里一宿没睡,晚上我带你找一位大夫,给你看看你的脸。”师父轻声说道。

我看了一眼师父满是褶皱的脸,对师父说道:“谢谢师父。”要知道,我对师父的感激,何止是他对我的收留,更多的是师父对我的理解,他没有追问我的身世,没有揭开我内心深处不愿意去面对的伤痛。

说完就上楼了,来到了若翎昨天就给我收拾好的房间里,脱了外衣,爬到了温暖的床上,闭上了眼睛,太久没有这么安稳地躺在床上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沉沉地睡着了。

我又做梦了,梦里看见了我娘,她抓乱了她自己的头发,点着蜡烛把家里的窗帘和门帘全部点着了,一边烧着家里的家具、帘子,一边哭着疯笑着喊道:“你们来啊!全部进来啊!我要烧死你们!烧死你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