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免费章节剧情介绍

前妻再嫁我一次

踏进总裁办所在的四十层顶楼,贺兰雪忍不住唏嘘感叹:这里视野开阔,布局分明,装潢也都是按照赫连爵的风格,黑白灰,给人一种沉闷冷凝的感觉。

她很佩服自己,都进了狼窝了,还有心情观察四周的环境。

站在写着Presidentoffice烫金字样的办公室门前,贺兰雪深呼吸稳定下心神,屈指轻轻的叩响了大门。

静等了半晌,里面方才传出一道清越磁性的男声,“进!”

推门进入,贺兰雪闻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这种气味她再熟悉不过,因为曾经她帮他打扫那些欢好凌乱的战场之时,这些气味令她无比恶心,却必须忍着,面上还不能有任何不妥,只是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她隐约觉得熟悉的香水味,具体的为何会觉得熟悉,她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或者是什么人身上闻过……

看来她来的有些不是时候,打断了他的好事了。

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往前走了两步,公事公办的唤了一声,“总裁!”

正低头看资料的赫连爵闻声抬起头,幽深的眸子在看到来人是贺兰雪之后,闪过一丝讶异,她怎么会上来?

对于赫连爵一向冷凝的冰山脸上出现的惊讶,贺兰雪表示理解,也难怪他会惊讶,在公司的这两年,不管他怎样刁难,她都没有怨言,也从来不会找他理论,今天要不是有事情要谈,她也断不会打破维持了两年的常规。

惊讶转瞬即逝,赫连爵冷着脸,惜字如金道,“有事?”

“总裁,我来领罚。”贺兰雪直截了当的表明来意,以赫连爵聪明如计算机的头脑一定能明白她所表达的意思,对此她一直深信不疑。

“魏学文没有告诉你?”赫连爵面无表情的反问。

“总裁,从古至今一直都有一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说法……”

赫连爵抬手制止她,“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有错?”深邃如夜空的眸子,满是森寒,这女人真的好样的,不仅没完成他吩咐的任务,昨夜还夜不归宿。

他当然不会费力去找她,就像现在这样,她还不是回来了,因为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她自然舍不得离开,只是这女人静默了两年,是终于要忍不住了吗?

贺兰雪直视着他,毫不退缩,“昨天迟到确实是我的错,至于今天为何又迟到相信总裁已经了解了,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医院,她真的晕倒了?“你认为是我送你去的医院?”赫连爵抓住她话里的重点,起身走到她身边,用大拇指和食指掐着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冷嗤,“你配吗?”

不是他?贺兰雪认真地盯着他的脸,想从上面找寻他说谎的痕迹,可是她似乎忘了,赫连爵可是从来都不说谎的,他做过什么事或者是没做过什么事,都不会说谎,因为他不屑!

真的不是他?那是谁?

是谁冒充她丈夫好心的送她去医院?她好像在睡梦中还感觉到有人抚摸了她的脸,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不是赫连爵,他怎么会那样对她,她是他最厌恶的人不是吗?

这么说他不知道她怀孕了,还想说他怎么这么平静,原来只是她自作多情。

“贺兰雪,两年了,我不得不说对于你的忍耐力很令人佩服,希望你能这样一直忍下去,千万别被我抓到把柄,不然……”故意的说一半留一半,手上的力度却有增无减,死死的扣住她的下颚,用实际行动给她警告。

看着她瘦弱的瓜子脸,黑曜石般的眸子毫无温度可言,凭什么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乱的她,还能拥有一双明亮清澈的让人移不开的的潋滟水眸,黑白分明的瞳孔,没有一丝慌乱和惧色,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永远都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她是在无言的讽刺他,是对他的挑衅,不就是仗着有爷爷在背后撑腰吗?

抓了她两年的小辫子,却没有找到任何破绽,他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让爷爷看看,他相中的孙媳妇的真实面目。

即使下巴上传来剧痛,贺兰雪仍旧是面不改色,平静无波的道,“总裁,犯错的是我,总裁不应该迁怒旁人……”

“你是在对我说教?你有什么资格?贺兰雪,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这段婚姻,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又是话没说完就被赫连爵无情的打断,他一把甩开她,幸好她早有心理准备,要不然铁定摔的很狼狈。

站稳脚步,贺兰雪轻轻的道,“总裁,我先下去了。”不是她怯弱,而是跟这样脾气不好的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她应该听经理的话的,不过现在也算是给她自作多情了一点代价。

贺兰雪,两年了你怎么还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本性,世上最恨你的人就是他,怎么能凭着护士的片面之词,就开始胡思乱想,活该你遭人讽刺嘲笑。

“站住!”刚抬起脚步,就被身后表情阴鹜的男人喝住,贺兰雪顿住脚步,转过身,等着他的吩咐。

“既然你认为是你自己的责任,那么以后公司所有的传单都有你发。”他就是要激怒她,为什么她可以这样淡然处之,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很莫名其妙,就好像是打在棉花上,对方不痛不痒,却把他自己气的不行,凭什么?

“好的,总裁还有什么事吗?”贺兰雪仍旧波澜不惊,所有的表情都是公式化,没有展现一丝一毫的私人感情。

“滚!”冷冽的嗓音,让人起鸡皮疙瘩,即使听了两年之久,心间还是忍不住有一丝苦涩蔓延,面上却还是一片淡然,就让她保留最后一丝尊严,因为现在除了它,她别无其他。

转身,挺直背脊,迈着沉稳铿锵的步伐,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地方她发誓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来,以后再也不会自作多情了。

贺兰雪离开后,办公室套间的休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仅用一条白色的浴巾遮体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缓步走出。

柔亮的黑色卷发,湿漉漉的垂在白皙完美的锁骨处,顺着发梢蜿蜒而落的水滴,滴在胸口呼之欲出的**上,让赫连爵的眸子瞬间变的更为深邃,女人春情满溢的美眸中,一闪而逝一抹幽光。

“总……”女人走到她面前,话未说完,就被他猛的抵在了身后宽大的办公桌上,狂躁的掠夺着她的美好,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