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免费章节剧情介绍

乡村狂兵

洪土生听说是柳权来了,算算他当治保队长也有十几年了,以往做事一直心狠手辣,就感觉不太妙。

赶紧放下双拐,在果树林里找了几块拳头大的岩石,双手一捏,就分成了鸽子蛋大的石子,装满了衣裤的四个口袋。

有了充足的准备后,洪土生这才说道:“原来是柳队长啊!找我有啥事?”

听到洪土生回应后,柳权皱了下眉头,随即说道:“洪土生,赵明亮现在村长。

村长得知你回来了,想请你去村部,跟他切磋下武功,顺便聊聊天。”

洪土生霸气的说道:“我刚回来,现在没空!

柳队长,赵明亮那个花和尚,啥时候当上村长的?他有啥资格当村长啊?

老柳村长即便退休了,按照子承父业的传统,也应该是你当村长嘛!”

洪土生这么一说,瞬间说到了柳权的痛处。

但带来的治保队员里有好几个是赵明亮的族兄弟,何况洪土生失踪六年才回来,现在又是双腿残废,帮不上大忙,也不可能对他说什么实情。

想到要执行赵明亮的命令要紧,柳权随即道:“洪土生,你先开门。开门之后,我们俩好好谈谈。”

柳权想的是诓骗洪土生出来,只要能将洪土生这个赵明亮眼中的刺头乱枪打死了,他就算是完成了任务,也免得家里人受赵明亮的威胁。

“你现在不是村长,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我现在腿脚不好,你把赵明亮叫来,我跟他在这里切磋武功,顺便好好谈谈!”

洪土生想的却是擒贼先擒王,只要能把赵明亮这个村里武功最高的,还俗回村的花和尚抓了,这些治保队员也就不足为虑了。

柳权见诓骗无效,瞬间冒火:“洪土生,你啥意思?村长是我说叫就能叫来的吗?

洪土生,你刚回来,村长就接到消息说牛大旺成了个废人,他怀疑是你害了牛大旺。

你要是一直不开门,我们可要闯进来抓你了!”

洪土生大笑道:“哈哈哈哈!

柳队长,你真好笑!我现在是双腿残废,也没什么力气,哪里有能力害牛大旺啊?

牛大旺的武功可是跟你也差不远呢,我能害得了他?”

柳权感觉洪土生说得有些道理,但执行赵明亮的命令要紧,随即道:“这个我不管!反正村长说是你,那就是你。

你赶紧出来,不然我们真的会闯进来抓你的!”

洪土生也冒火了:“柳队长,你们要是敢闯进来,那就不要怪我保家卫国、除暴安良了!”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柳权朝着治保队员一挥手,四个治保队员随即同时猛踢起了院门,剩下的八个治保队员则先后爬上了墙头。

洪土生等爬墙头的治保队员一露头,就抓起两把石子,朝着他们激射而去。

虽然他受了严重的内伤,现在还没痊愈,用的力气也不是很大,但石子的威力依旧相当的惊人。

天女散花般的打在治保队员的头上和身上之后,这些治保队员瞬间被打得头破血流、皮开肉绽,都先后跌落到了院墙之外,发出了阵阵惨叫。

“**!怎么搞的?

洪土生现在比起六年前更厉害了,虽然双腿残废了,但这一手暗器功夫很是了得……抓不了他,咋办啊?”

看到八个治保队员都被打中了头部,现在都在哭爹喊娘,已经失去斗志,柳权赶紧对还在踢院门的四个治保队员喊道:“都赶紧撤了,我们快回去向村长汇报!”

但就在此时,院门却被四个治保队员合力踢开了。

洪土生突然站在了院门中间,双手握着的石子仿佛梨花暴雨般,朝着剩下的四个治保队员和柳权的身上射来。

四个治保队员几乎同时被击中身体多处,倒在了地上惨叫起来。

柳权毕竟是多年的治保队长,是村里仅次于赵明亮的武功高手,他很机敏的闪避到了石子射不到的地方。

正在考虑马上独自逃走,还是带上治保队员一起逃,虽然走路一瘸一拐,但速度却很快的洪土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啊!?双腿残废了还能跑这么快啊?!”

柳权赶紧回身,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拳头,但洪土生只是一个横扫,就将他绊倒在地。

紧接着将左腿踏在了柳权的胸膛上,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柳权依旧感到胸闷乏力。

洪土生冷冷说道:“柳权,看在你侄女柳飞儿的面子上,我给你一次机会,要么投靠我,要么死!你自己选!”

“砰……”

受伤不重的治保队员,也是晚上被洪土生打跪下的赵思杰,突然朝着洪土生后背开了一枪。

“**!”

洪土生一闪身,又是一粒石子射出,赵思杰额头被打中,顿时鲜血涌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还有谁?”

洪土生大吼一声,再次踩在柳权身上,环顾已经爬起来的十一个治保队员,双眼发出恶狼般的凶光,吓得众人赶紧后退。

洪土生踩柳权的脚正在不断发力,他感觉越来难受,赶忙道:“土生,我愿意投靠你,求你放开我。”

“很好!你发个毒誓!”洪土生催促的同时,将腿移开。

“我柳权对天发誓,从现在起效忠土生,听从他的指挥和安排。

如违此誓,天打五雷轰,送去红石岛,海里喂鲨鱼!”

“哈哈哈哈,柳叔叔,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

放心吧,只要你们从此听我的话,我不会亏待你和众位兄弟的!”

洪土生笑着拉起了柳权,还细心的为他拍去了身上的尘土,算是给他找回了颜面。

有了柳权的效忠,洪土生接着看向众人朗声说道:

“各位兄弟,我这次回来,只是想查清楚六年前谁对我的渔船动了手脚,害得我在海上出了事,并不想牵连无辜。

无论是谁,即便参与了,只要不是真凶主谋,我都既往不咎!毕竟我们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

我这几年也挣了点小钱,只要提供线索或证据的,我就送上一万作为酬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