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免费章节剧情介绍

医妃

都说乐极生悲,这话果然不错,昨天明美还在笑楚瑞,今天就觉得有些发晕,知道自己多半是昨天不注意着凉了。

古人的时钟和现代人差距很大,因为没有电的缘故晚上一般很早就休息,但是早上起的很早,因为尚仪要在皇上上朝的时候伴驾,所以不过四更天的时候明美就已经醒了。

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过了一会而明美觉得自己觉得似乎问题还不大的样子,所以干脆整理了一下仪表确认一切都已经打理妥当然后去皇上那里报道。

之前已经有宫女来禀明过,皇上昨日歇在寝宫,所以明美直接就奔着寝宫就过去了。

等到明美到达皇上的宫殿刚好是五更天,离上朝还有一会儿,不过皇上却也已经起身了。

明美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身朝服的楚轩,不由得眼前一亮,本就是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斜飞入鬓的双眉隐隐的透出了几分狂傲和不羁,而明黄色的衣物却将这种气势上升到了制高点。

明美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善男信女,自认只是一个凡尘中平凡而又普通的庸人罢了,不免落入俗套。

“你来晚了。”

一双薄唇微微张了一张,惜字如金的吐出了几个字,声音倒也是低沉好听,只是那语气怎么都谈不上好这个字,毕竟人家是皇上,明美不免得给人家两分面子。

“明美对皇宫不太熟悉。”

楚轩没有说什么,只是皱了皱眉,倒是一旁的小顺子立刻会意了,低声在明美耳边说话,“尚仪,说话要自称奴婢。”

明美猛地挑了一下眉,然后看到了小顺子立刻变了脸色,这才在思忖了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再怎么不满也没办法,总比因为这点小事被人抓住小辫子要强得多。

看到明美点了头,那小太监这才松了口气。

从上朝旁听到御书房伺候笔墨,再到晚上处理朝政,一天下来明美觉得自己站的腿都要废了,果然侍候人的活不是谁都能干得。

今天楚轩似乎也是看明美真的累的够呛,早早地就让明美回去了。

夜,渐深。

一天的忙碌下来,身体其实已经累得近乎接近极限了,可是精神却始终兴奋的很。

亥时已过,可明美却依旧辗转反侧,竟然是一时之间难以入眠,索性明美穿上了衣服,独自一人去了外头。

这个时辰整个皇宫都已经静悄悄的了,明美随意的找了个凉亭坐下,挨着一片湖水,竟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色了。

明美是个理科女,从小就不爱什么唐诗宋词之类的东西,像是什么象征,意象之类的东西一直被她视为文人的矫情和胡扯,如今她自己一个人抬头看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竟然真的有些思乡的意思了。

好像上一世离自己已经是如此的遥远,她几乎就认为自己已经真的就是这个皇宫里不得自由的那个明美了。

前尘旧梦,不断地在脑海中游荡。

明美闭上了眼睛松松的舒了一口气,晚风的清凉总是能让人忘掉那些闹人的烦心事,明美干脆也不胡思乱想了,一昧的享受着来到这里以后难得的清净。刚入异世自己跟多的是惶恐和不安,遇到李老和楚瑞自己多有些同道中人的欣喜,再然后被莫名其妙的要被卷入皇宫的复杂。

她有预感,大该自己日后再要奢求这种安静恐怕就更难了。这后宫里,多得是狂风骤雨和阴谋诡计,这样的平静的安然,只怕也只有在这样的夜深人静的时候方能察觉。只是,再过一日明天的太阳一出来,恐怕就又有了新的担忧了。

一想到这里,明美又想起了皇上把自己安排成尚仪的举动,明明是在怀疑自己却又把自己安排成了身边的人,她看不透楚轩,也不明白他的想法,

不自觉的,明美又颦起了眉。

过了一会明美摇了摇头,如今看来,苦思最多也不过世庸人自扰。人心本就难侧,何况是八岁就继位,做了二十年皇帝的楚轩,哪里是一朝一夕便能看透的。

叹了一口气,天似乎又冷了,明美拢了拢衣襟转身欲走,却又刚好听到了一阵笛声,声音很小,时断时续,却更引人注目。

明美不懂音律但是这曲子里的凄婉的意思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的。

顺着笛音去寻,明美这才发现,那吹笛人竟然刚巧就是在这小湖的另一边,影影绰绰的能看到两个女子,大概是一个主人一个仆从。说来这两人与明美的距离也不远,不过大概是夜色太黑所以没有注意到自己。

不知为何,明美竟然有一种不小心在偷窥的感觉,心想这人在用笛声传其愁绪,自己从这里听似乎也不好,不如还是离开。

“那边是谁?”

一个清冷又带着些许严肃的声音传了过来,明美不由得叹自己命不好,这人明显是在借曲消愁,自己还被逮个正着。

心知自己走是走不了了,干脆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奴婢见过娘娘。”

那人身着月白色缎绣绣花蝶纹的长裙,纤腰束素,勾勒出女人单薄的腰际,长长的头发被高高的绾起,却只着了一枚素玉钗,竟然再无装饰了。

经过小顺子一天的提点明美也就大约知道了那些礼节,明美并不认得这人,但看到她这一身素服颜色不够鲜艳却又华贵之极,而且似乎年纪也不小的样子,明美猜测大约是太妃之类的。

见明美失了礼,那人淡淡的点了点头,顺手将玉笛递给了一旁的随侍宫女,这才开口,冷冷的声音一如她的表情,没有一丝的温度,让明美的心没什么着落。

“起来回话吧。”

“是。”

“你是哪宫的宫女,为何半夜三更的出来溜达,还躲在这里偷听,不怕被人瞧见宫规论处么。”

“娘娘恕罪,奴婢是女管局的,刚刚奴婢也是听了娘娘的笛声才怔愣在那里,没有偷听的意思还请娘娘恕罪。”明美似乎也知道了这个女人不是个好对付的,眼睛不动声色的略过那女人手上的碧玺珠翠手串,她努力的回忆着这东西是先皇当年赐给谁的来着。

“笛声?”她冷笑了一声,“小小一名宫女竟然也敢妄论。”

明美大概明白这人大概是想起了难过的事,她觉得自己大概可以胡诌些蒙混过关。

“恕奴婢失礼,娘娘这笛音虽然清婉动听但是却夹杂着诸多人世的无奈,哀伤和悲痛。”明美看了看那人的脸色,这才大约有了些底气,“奴婢不通音律,也只是斗胆猜测而已,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娘娘见谅。”

果然那女子的严厉之色已少了许多,反倒是眉目间一片祥和。

“你倒是个伶俐的,你叫什么,现在担的什么活计。”

明美松了口气,大约知道自己这是过关了。

“奴婢明美,是刚刚上任的尚礼。”

那女子似乎是愣了一瞬,“难怪皇上会挑上你,果然是个不同的,往后你常来来我那慈清宫吧,本宫也好久没有与人好好聊聊了。”

“奴婢遵命。”明美躬身领命,姑且不管这人是谁,看着衣物用度颇为考究,肯定比自己厉害就是了,只怕以后自己有的是求人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